市場研判

中期策略:震蕩築底 短期策略:高拋低吸 市場情緒:人氣漸暖 倉位控製:約50%
您的位置: > 新聞 > 財富·房產 >
房產稅近了?樊綱:應老人老辦法 新人新辦法
時間:2019-03-22 11:14 來源:東方財富網 作者:未知 點擊:
【房產稅近了 400萬億存量受影響?樊綱:應老人老辦法 新人新辦法】有專家認為,房地產稅法的信息由人大表述,反而意味著該法有加速落地的可能性。

 3月20日,財政部公布2019年立法工作安排,立法安排中未提及房地產稅法。而2018年卻有提及,因此引發輿論關注。

  有外媒觀點認為,這意味著房地產稅牽涉層麵太廣,官方可能更趨謹慎。
  對此有業內人士表示,2019年財政部立法安排中未提及房地產稅法,主要是因為房地產稅立法相對重大,已轉全國人大。今年全國兩會期間,有關房地產稅法的信息多由全國人大表述。

  有專家認為,房地產稅法的信息由人大表述,反而意味著該法有加速落地的可能性。

  蘇寧金融研究院宏觀經濟研究中心中心主任、高級研究員黃誌龍就表示,2019年3月8日,全國人大明確提出2019年“製定房地產稅法”的立法安排,根據曆史經驗,這一表述將加速房地產稅立法程序的完成,2019年房地產稅立法進入最終審議環節的可能性超過60%。

  政府報告表述上的一字之差

  黃誌龍指出,2018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到“穩妥推進房地產稅立法”,而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的最新表述是“穩步推進房地產稅立法”。

  黃誌龍認為,“穩步”與“穩妥”一字之差,或許意味著部門間的分歧已得到初步解決,正式進入立法程序。3月8日全國人大對今年的立法工作安排中提出“製定房地產稅法”也驗證了這一工作進度

  因此,如果僅從2020年改革任務的時間節點看,今年或最遲明年完成房地產稅立法的可能性較大。

  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也表示,此次明確了“健全地方稅體係,穩步推進房地產稅立法”,其含義在於兩點。

  第一、房地產稅立法是地方稅體係建設中的重要環節,也會給予各地更多的支持。

  第二、房地產稅立法強調“穩步推進”的概念,這也意味著後續會積極推進,同時也會對一些細節性內容做斟酌。

  基礎條件已“萬事俱備”

  黃有龍並表示,再來看房地產稅落地執行的基礎條件也已經“萬事俱備”。

  第一,2018年6月,全國統一的不動產登記信息平台已實現聯網,我國不動產登記體係進入全麵運行階段。不動產登記信息全國聯網後,不同種類房產將統一匯總到國家級平台上,不同地區、不同部門之間“信息孤島”將被徹底打破。另外,國務院剛剛發布的《關於壓縮不動產登記辦理時間的通知》,要求大幅壓縮不動產登記時間,在2020年前不動產登記數據質量要達到“完善”的水平。如此,為房地產稅征收提供了實際可操作的平台。

  第二,2019年個稅專項抵扣政策正式落地,其中首套房貸利息納入抵扣範圍,這一方麵會減輕普通家庭稅收負擔,另一方麵也會進一步歸集全國家庭住房信息,為房地產稅的征收創造條件。

  綜合來看,房地產稅的征收已經“萬事俱備”,隻欠立法程序和隨後的細則落地之“東風”

  存量房時代臨近加速房地產稅出台

  而來看房地產稅加速出台也有現實因素。黃誌龍表示,房地產存量房時代正在來臨。

  中國社會科學院城市與競爭力研究中心披露的數據顯示,2018年城鎮居民人均居住麵積達到40.8平米,套戶比達到1.13,而美國、日本、德國、英國的人均居住麵積為67平米、19.6平米、39.4平米和35.4平米,套戶比分別為1.15、1.16、1.02和1.03。由此可見,國人的居住條件與發達國家不相上下。

  值得注意的是,2013年-2015年商品房竣工麵積達到曆史高位之後,最近幾年竣工麵積在一路走低(參見下圖),這印證了新建住房和增量市場的發展空間越來越小,存量房時代漸行漸近。

  存量房時代,開拓新的地方財政收入來源迫在眉睫,房地產稅將成為未來地方財政收入的主要稅源。

  綜合來看,房地產稅最終落地不會遙遙無期,相反可能會加速出台。

  房地產稅如何收最合理?

  而房地產稅到底該如何征收?會不會誤傷剛需客呢?

  潘石屹:400萬億存量受影響

  地產商潘石屹近日表示,全中國的財富,呈現的房子裏麵的比例是非常巨大的,這個數字誰也說不清楚,我讓我的同事算了三個月,用了三個辦法,交給專家看,大概的數字是多大呢?是400萬億人民幣,全中國的。

  潘石屹表示,什麽概念呢?當年就救市是4萬億,現在是400萬億,大了100倍,大量的是存貨,沒有流通起來。你們記住,房產稅出台這一天,這些存量房,400萬億受到影響

  樊綱:老人老辦法,新人新辦法

  今年一月,經濟學家樊綱在一次訪談中表示,為了保持公平性以及合理性,房地產稅的征收應該老人老辦法,新人新辦法,不應該一刀切。

  一方麵,樊綱指出,對於已經購買了房子的人來說,他們其實已經繳納過房地產稅了,這個費用其實已經包含在地價裏麵了。所以對於管理層來說,再對這一部分人征收房地產稅其實不是特別合理。比較好的方法是,給這部分人一定的免稅期限,比如說十年之內免征房產稅,或者說等到房子七十年產權到期為止再征收。

  另一方麵,樊綱也表示,房地產稅的征收其實應該嚐試采用申報機製,不應該搞一刀切。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如果說以家庭為單位進行稅收額度的計算,那麽一些人就可能通過假離婚的方式逃稅,這樣其實並不利於管理。

  相反的,在申報製的基礎下結合上適當的監督機製,房地產稅的繳納將會變得更加科學合理。

  對於房地產稅會不會使房價暴跌。樊綱表示,不會。現在的房地產狀況是在這麽多行政手段的調控下,需求被嚴重抑製的。一旦實行這種長效機製,就可以把這些東西都放開。當這些東西放開的時候,合理的需求足以彌補你用這個辦法擠掉的那些不太合理需求,房地產仍然能平穩發展。

  而有剛需客擔心房地產稅會誤傷自己的合理住房需求。對此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稅收政策研究室主任張學誕建議,房地產稅應按照“低稅率、廣覆蓋、輕稅負”原則征收。

  張學誕建議人均免征麵積為40平米-60平米,對於大多數剛需家庭來說,基本可以不用交房產稅,這個可以讓大家放寬心。



微信掃一掃,關注您身邊的投資顧問——中方信富公眾號:中方信富(zfxf-bj)
中方視點
熱點推薦
其他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