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研判

中期策略:震蕩築底 短期策略:高拋低吸 市場情緒:人氣漸暖 倉位控製:約50%
您的位置: > 新聞 > 基金保險 >
黃奇帆:A股上漲是製度化改革紅利
時間:2019-03-21 13:48 來源:未知 作者:未知 點擊:
【黃奇帆:這不叫資金市、也不是政策市 是製度化改革紅利、是改革牛】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黃奇帆表示,改革使得資本市場活躍起來。“這不叫資金市,也不是政策市,是製度化改革紅利,是‘改革牛’。”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黃奇帆20日在第117期 “經濟每月談”活動上表示,對今年能夠穩穩當當實現經濟增長目標相對樂觀,預計經濟走勢將前低後高。

 
  黃奇帆表示,改革使得資本市場活躍起來。“這不叫資金市,也不是政策市,是製度化改革紅利,是‘改革牛’。”
 
 
  黃奇帆從今年經濟發展目標趨勢、改革、開放、創新等全麵剖析了,推動經濟發展的動力來源。記者整理出七大要點,以饗讀者。
 
  先來快速了解主要觀點:
 
  要點一:預計全年經濟走勢前低後高,實現6.4%增長
 
  要點二:基礎性製度改革給資本市場帶來紅利,A股有望維持在3000點以上
 
  要點三:民營企業資本金市場化的補充機製決定中國企業命運
 
  要點四:國資改革抓住了國企改革要害
 
  要點五:減稅降費措施到位,涉及到財政、社保方麵的體製改革,前期準備工作充分
 
  要點六:推進FTP(自由貿易協定)是今年外貿工作的一件大事
 
  要點七:大數據、移動互聯網、雲計算、人工智能、物聯網等有望形成萬億級市場
 
  要點一:預計全年經濟走勢前低後高,實現6.4%增長
 
  20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確定《政府工作報告》責任分工,強調狠抓落實確保完成全年發展目標。
 
  黃奇帆表示,自己對今年能夠穩穩當當實現經濟增長目標相對樂觀。總的經濟形勢可能是前低後高。他特別強調,“高”是穩穩當當中的高,穩中趨高,穩中有升。
 
  這主要來自於六個經濟要素的支撐:
 
  一是今年資本市場開局良好。他預計今年的資本市場不會大起大落,全年能夠實現上證指數保持在3000點以上。資本市場穩當有利於提升老百姓、對民營企業的信心、預期,也將預防大麵積出現平倉事件。
 
  二是當前貨幣市場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得到緩解。去年四季度以來,為了緩解融資難、融資貴,相關部門采取了很多措施。黃奇帆表示,貨幣政策不會采取大水漫灌,但一些“點球”貨幣政策工具,將定向進行資金供給。一季度以來,企業融資難、融資貴有相當程度緩解。“資金逐漸鬆動對企業是利好。”
 
  三是外匯市場保持穩定。去年四季度,市場有聲音一度預期人民幣匯率或破7。但事實上,人民幣匯率實現了先低後高的走勢。今年年初,人民幣匯率一直保持在六點九幾,近期人民幣有一定升值。黃奇帆認為今年年內保持人民幣不破7沒有問題。保持外匯市場穩中有進、穩中持平有利於貨幣供給。
 
  四是2月份進出口形勢向好。海關總署數據顯示,今年前2個月,我國貨物貿易進出口值4.54萬億元,同比增長0.7%。黃奇帆強調,前兩月總體來看增幅不高,但剔除春節因素影響,2月份我國進出口增長10.2%,其中出口增長7.8%,進口增長12.9%。從這個意義上,外貿保持了較好勢頭。
 
  五是商業零售穩定增長。國家統計局公布數據,前兩月社零總額達6.61萬億元,同比增長8.2%。黃奇帆認為,這個增速很穩當。如果股市好、其他資金麵發展好,消費也會保持比較好的趨勢。
 
  六是投資扭轉下滑態勢,政府基礎設施投資、房地產投資數據成為亮點。國家統計局公布1-2月固定資產投資累計增速6.1%,其中房地產開發投資累計增速11.6%。黃奇帆表示,目前數據來看扭轉了下滑趨勢,走勢趨穩。投資中,政府基礎設施投資和房地產投資是很重要兩塊。
 
  黃奇帆對今年實現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的GDP增速目標相對樂觀。一季度開局不會很高,但是後三季度中國經濟的大船將穩穩當當向前邁進。具體數值來看,我國經濟增長速度一季度可能在6.3%左右,全年可以達到6.4%左右。
 
  要點二:基礎性製度改革給資本市場帶來紅利
 
  黃奇帆表示,作為經濟發展的真正動力,要靠改革開放創新。改革的重中之重和供給側有關。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的多個問題都與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有關。
 
  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十分重要。今年資本市場從上漲百分之二十多,是因為在中央的指導指揮下,有關部門對資本市場進行了一係列的基礎性製度改革,這些改革都是基礎性製度體製機製的改革,會產生改革紅利。
 
  黃奇帆指出,改革使得資本市場活躍起來。還是這個市場,還是這些資金,這不叫資金市,也不是政策市,是製度化改革紅利,是“改革牛”。
 
  資本市場的注冊製和退市製,真正從理論上、法律上搞清楚是去年四季度。注冊製和退市製同步推,目前已經有一些企業退市。再有一些與資本市場相關的企業年金、社保基金等長期資本引入市場的政策在研究推動當中,這一塊許多都是基礎性製度的改變。基礎性製度是今年的一種重要內容,這當然會產生積極的推動紅利,使得經濟更好發展。
 
  黃奇帆表示,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還包括貨幣市場。貨幣市場需要三個結構性問題。一個是貨幣市場利率和貸款市場利率套利的現象,二是貨幣傳導機製不暢通,導致融資難融資貴,三是的貨幣調控是從價還是從量著手的路徑選擇。
 
  要點三:民營企業資本金市場化的補充機製決定中國企業命運
 
  黃奇帆認為,當前民營企業存在兩個問題,一是融資來源,二是民營企業負債率也是很高。中國的企業最大的問題就是資本金的市場化補充機製不到位,這將決定中國企業命運。
 
  因為中國企業如果沒有市場化的資本,由於市場化補充機製不到位,它始終缺少資本金。隨之一發展就要去借錢,到時候負債率的很高,負債率一高,信用就差,信用差,借錢的人,金融機構更不願意借錢給他。
 
  近期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於加強金融服務民營企業的若幹意見》以及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都針對相關問題推出一些舉措。
 
  要點四:國資改革抓住了國企改革要害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加快國資國企改革。加強和完善國有資產監管,推進國有資本投資、運營改革試點,促進國有資產保值增值。
 
  黃奇帆表示,當年要把國有企業從計劃經濟的政府機關設的管理轉化為市場化的企業,幾十年後仍然留著一些非市場經濟的狀況,還有一些體製問題需要進一步解決。
 
  黃奇帆認為,國資改革抓住了國企改革要害。的國有企業資本運營搞好,資本投資搞好了,然後混合所有製改革都會迎刃而解。
 
  要點五:減稅降費措施到位,涉及到財政、社保方麵的體製改革
 
  黃奇帆表示,要用改革的方法降低成本,這句話極其重要。
 
  為什麽我國在鐵路、高速公路上進行了大量投入,物流成本仍然極高。為什麽我國五險一金繳納比例比歐洲還高,但仍然出現許多省資金鏈斷裂的情況?
 
  黃奇帆認為,解決這些問題還需要從體製機製上動腦筋,解決物流成本、要素成本、稅費成本,以及其他勞動力成本。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深化增值稅改革,將製造業等行業現行16%的稅率降至13%,將交通運輸業、建築業等行業現行10%的稅率降至9%,確保主要行業稅負明顯降低;保持6%一檔的稅率不變,但通過采取對生產、生活性服務業增加稅收抵扣等配套措施,確保所有行業稅負隻減不增。下調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單位繳費比例,各地可降至16%。
 
  黃奇帆表示,後邊涉及到許多財政社保方麵的體製改革要跟進。在回答記者提問時,他也透露相關部門在去年底已經針對所有行業進行了前期工作準備。
 
  20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明確增值稅減稅配套措施,決定延續部分已到期稅收優惠政策並對扶貧捐贈和汙染防止第三方企業給予稅收優惠。從今年1月1日至2021年底,對汙染防治第三方企業減按15%稅率征收企業所得稅。
 
  此外,根據安排,4月1日增值稅稅率下調政策將正式實施。
 
  要點六:推進FTP是今年外貿工作的一件大事
 
  進一步開拓多元化市場,優化國際市場布局是今年外貿的十大重點工作之一。
 
  黃奇帆談到,十八屆三中全會以來,中國的開放已經發生五個轉變。一是出口為主的開放轉變為進出口雙向並重。五年來,出口的增長率和進口增長率,進出口平衡上適應了世界發展的要求。二是引進外資為主到走出去,這些年來引進外資五千多億美元,我國走出去海外投資是七千多億美元。三是從沿海開放轉變為東西南北中同步開放。四是從製造業開放到製造業、服務貿易、服務業開放。五是跟WTO的談判在全方位推進,中國融入世界的力度大大提高。
 
  今年的政府經濟工作報告中提出,進一步降低進口關稅,擴大進口總量,進一步擴大外資在中國投資領域,改善營商環境,以及建設中國開放新高地。
 
  黃奇帆表示,建設開放新高地不僅是內陸開放。從整個國家而言,主要是講從原來保稅區的自由貿易開放,到現在內涵更加豐富,如自由貿易試驗區、自由貿易港的設立。特別是推進自由貿易協定(FTA)的簽約的事情十分重要。
 
  3月15日上午,中國國務院總理在會見采訪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的中外記者時,針對今年中日韓領導人會議將就哪些問題進行重點討論這一問題,他回應道:在當今世界貿易保護主義抬頭的大背景下,議題中應當包括推動中日韓自貿區建設。
 
  要點七:大數據、移動互聯網、雲計算、人工智能、物聯網等有望形成萬億級市場
 
  黃奇帆表示,談到創新有三層含義。一是傳統工業更新換代升級改造,二是戰略新興產業,三是顛覆性行業。大數據、移動互聯網、雲計算、人工智能、物聯網幾對戰略新興產業具有顛覆性,也對傳統工業有顛覆性。同時這五個環節自身形成紐帶,是一個產業鏈,有望形成萬億級大產業。
 
  目前我國研發投入占GDP的2%左右,從絕對量來看不小,但是其中基礎創新研究的投入占研發費用投入的5%,遠低於發達國家。黃奇帆表示,我國要加大基礎研發費用投入。
 
  他同時指出,加大基礎研發投入,增加轉化者的產權比重,資本市場支持,相信這方麵都會有很好的動力。


微信掃一掃,關注您身邊的投資顧問——中方信富公眾號:中方信富(zfxf-bj)
中方視點
熱點推薦
其他關注